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富高手论坛 >
第1308章 国君重病
【发布时间:2019-11-03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寒甘这种地方简直就不是人待的,她翻个雪山没摔死,可是脚踩到寒甘土地之后差点儿没被冻死。寒甘太冷了,她的衣裳套了里三层外三层,可还是觉得冷,还是在打哆嗦。

  寒甘来接她的人很不屑地哼了一声,不满地道:“六公主是过来和亲的,按规矩,进入寒甘就要穿喜服,可是公主殿下这穿的是什么?你的喜服呢?”

  君长宁气得冒烟,“喜服?你让我在这冰天雪地里穿喜服?你要是想把我给冻死你就直说,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脚的。寒甘有多冷你们自己心里都没数吗?”

  寒甘人更加不屑,“冷吗?我们觉得还行,之所以六公主觉得冷,那是因为穿的衣裳不行。切,堂堂东秦,自诩大国,却连点子保暖的衣裳都没有,真是够丢人的。这样的国还好意思自称大国,脸还要不要了!”

  虽为故土,但却迫害她至此,虽是生父,却一脚把她踹出国门之外。这样的故土,她护来何用?今后能不能活着得仰仗寒甘人,她跟东秦,再也没关系了。

  于是这口气生生咽下,转瞬间愤怒就烟消云散,反而还乐呵呵地说:“这位大哥说得对,东秦是不要脸,上到皇帝下到朝臣,就没有一个要脸的。”

  寒甘的人有点儿不理解这位六公主了,东秦的公主,才一到寒甘国土上就把自己家骂成这样,这女人是不是疯了?和亲公主想在寒甘生存下去靠的是什么?靠的是东秦的强大昌盛,如此寒甘人才不敢欺负她,还要敬着她,因为寒甘还不想跟东秦翻脸。

  对于这一点,从前那位二公主做和就很好,就凭着自己是东秦二公主这一点,把国君陛下给拿捏得死死的。虽然最后也是难逃一死,但她是病死的,还真不是被人害的。

  君长宁特别不理解为什么要坐椅轿,这椅轿就是一把椅子,边上有两根长杆子,前后各两个人抬着。她人是坐在上面不用走动,但这玩意就是露天的,她坐在上面不动还不如自己下地走几步来得暖合,寒甘人不准备宫车也就算了,至少也得有顶能让她钻进去坐的轿子,弄这么个玩意来抬她是几个意思?这不是越抬越冷吗?

  她牙齿打着架,嘴唇都冻硬了,说出话来语速很慢:“为什么没有宫车和软轿?你们一个个穿着皮毛御寒,我却只穿普通棉衣,用这样的软椅抬着我走,就不怕把我给冻死了?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我是东秦送来和亲的公主,也是你们的国君陛下主动求来的王后,冻死了我对你们没有半点好处,东秦也不会与寒甘善罢甘休。”

  寒甘人都听乐了,“哟,这会儿知道把东秦抬出来压我们了?正常来说不是从最开始就以东秦为尊,以自己是东秦公主为荣么?可是就冲着你刚才说出的话,“新时代学习大讲堂”第22期时代前沿知识专题讲座在贵阳举行!我们分析着你虽为公主,但是跟东秦皇族的关系应该也不怎么好,既然不好,那就没有东秦为你撑腰,所以咱们也就没必要一定要用宫车来送你。六公主,放心吧,冷是冷了些,但冻不死我。我们会一直看着你,快要冻死时就会用皮毛给你捂上,保证你能有一口气到寒甘的皇宫。”

  “对,坐软椅吹吹风能让人保持冷静,也能让你好好看看我们寒甘的大好山河。还有,你是继王后,不是王后,这个身份可得搞清楚了。身为继王后,有必要多了解一下我寒甘的风土人情,所以你得坐在软椅上好好看,仔细看,如此心里才能有数。”

  君长宁咬了咬牙,决定不跟这些人再辩下去。她也看出来了,这是寒甘人给她的下马威,也是给东秦的下马威。这是寒甘人在告诉她,不管她在东秦是个什么身份,到了寒甘就是寒甘的人,要守寒甘的规矩。不管这里有多冷,从今往后就是她唯一的家了。

  她不甘,却也没有办法,只能坐在软椅上,两只手臂紧紧抱着,哆哆嗦嗦地让人抬着走。

  但不管怎么冷,她也没忘了护好这一路上紧紧护着的包袱。那里头有她从东秦皇宫里带出来的一样东西,是她到了寒甘安身立命的根本。她相信只要把这东西一拿出来,那个寒甘国君最小的弟弟一定会重视她。而她,也能靠着这个东西将那个小王爷一举推到国君位上。

  老了的国君没有什么用,她也看不上,更不想跟一个老头子一起生活。她相中的是那位年轻的王爷,国君最小的弟弟。她相信自己带来的东西,只要那位王爷对国君之位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儿惦记,那这东西都可以让这一丁点儿无限发酵,直到逼宫篡位,尊她为后。

  冻得脸都发青的东秦公主,死死抱着一只包袱,寒甘人看了就问她:“该不是从东秦带了什么宝贝吧,命都快冻没了还好好护着个包袱,要不要打开给咱们开开眼?”

  君长宁吓一哆嗦,把包袱搂得更紧了,“这是我母妃给我的念想,谁都不可以碰。”

  “哼!”寒甘人不想再搭理她。这是和亲来的公主,不给好脸色不要紧,但也不能抢公主的东西,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要带进皇宫,献给国君陛下的。

  她从软椅上下来,会计从业资格证查询一般考试后多久成绩才出来啊?   有两个宫人上前来搀扶。看着寒甘宫女厚壮的身型和粗糙的皮肤,她真是愈发的想念东秦皇宫。可是回不去了,打从她离开上都城那一日起,那个地方就再也回不去了。她从今往后就只能在这个地方生活,孤苦无依,一切只能靠着自己。

  那宫女看了她一眼,说:“国君身子不好,近日见不了你,先找个宫院住下来,待国君身子好些了才能去叩拜。”

  寒甘宫人愣了,半晌才反应过来,不由得大声斥道:“大胆!竟敢诅咒国君,谁给你的胆子?”说话间还推了她一把,推的时候手狠狠地掐上她的胳膊,疼得她眼泪都掉下来了。

  为了能晚一点到寒甘,她在路上左拖右拖,又是装病又是真病,拖了半年多,终究还是没拖过去,终究还是被送到了寒甘皇宫。

  君长宁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,还巴巴地拖着时间指望父皇改变心意,可惜人都到了寒甘了,也没等到宫里召回的圣旨。她的父皇已经不要她了,没有人要她了。

  “对不起,我说错话了。”她低头认错,没有敢跟寒甘的宫人争辩。这些都是小人,不能跟小人置气,她忍过一时才能风声水起,既然到了这寒甘,就不可以把日子过得再跟从前一样。她得活得好,活出个样子来给东秦看看,早晚有一天让他们后悔。

  宫人见她这个态度,到也没有再继续追究,毕竟是未来的王后,总不能闹得太僵。

  两名宫人带着她往皇宫里走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她的脚都冻得快要没有知觉了,终于在一处宫院门前停了下来。宫人说:“到了,就是这里。这是前王后刚进宫时住过的地方,你们是姐妹,让你也住在这里是国君陛下仁慈,以后记得谢恩。”

  宫人推了她一把,推得她直踉跄,但好在没摔,跌跌撞撞地过了门槛,进了宫院。

  对于二公主曾经住过的地方,君长宁没有一丁点的好感,但也不能在寒甘人面前表现出来。只不停地在心里劝着自己,忍一时,才能嚣张一世,她的好日子在后头呢!

  终于进了屋,好在屋里还知道烧炭,虽然没有东秦炭火好,但也比冷冰冰的屋子强得多。

  那两个送她过来的宫人已经走了,这宫院里到也有宫女和太监,立即有人进来服侍她,态度比之前遇到的那些人都要好上许多。

  君长宁终于又找回些在东秦皇宫里做六公主时的待遇,由着宫人给她更衣沐浴,再换上寒甘人的衣裳,感觉确实比东秦的料子暖合许多。

  她将自己的包袱放到床榻最里面,只说是从家乡带来的东西,谁也不可以动。然后才问侍候她的宫女:“国君陛下生的是什么病?病了多久了?”

  小宫女只有十四五岁模样,到是问什么答什么:“陛下是急火攻心,景王殿下死讯传了回来,陛下一着急,一下子就病倒了。”

  “恩?”君长宁一愣,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心来,“景王殿下?死了?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神医毒妃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公式无错九肖| 香港天线线宝宝管家婆| 波肖门免费图库| 天猫论坛|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| 现场报码开奖直播| 亚州心水论坛香港马会| 醉红颜心水论坛com| 大红鹰报码室| 香港内部精准免费资料|